蘆葦,生於京城,長在西安。下過鄉,種過地,做過工,待過業,上世紀70年代開始學習畫畫和讀書。1976年進入西安電影製片廠,從炊事員做起,先後做過繪景、美工等技術工種。1987年改編了電影劇本《最後的瘋狂》,此後一發不可收,從事電影編劇近30年,寫就了《霸王別姬》等數十部的重要作品。
  他,高個兒,頭戴一頂深色棒球帽,腳踩一雙平底老布鞋,寬寬的軍綠色褲子,黑灰色外套——看似隨意的打扮,卻透著一股子此人非比尋常的“範兒”。據說,這打扮已經是他的標誌了。
  他戴著一副眼鏡,給雄渾的氣息罩上思想者的味道。說話不急,總是一副讓對方先說的泰然表情。他走路沉穩,不緊不慢,像一個老江湖,在繁雜的電影市場里穿行,始終特立獨行——“一年就寫一個劇本”。
  “憑什麼總是他!”
  故事場景 1971年,蘆葦以插隊知青的身份被招工到了國防工廠當工人。那年月,在一般人眼裡,這是人上人的感覺,相當於從土裡刨食的底層一下子晉級到了白領階層。可蘆葦在車床旁邊工作了4個小時就做出他人生中第一個重大決定:“這活我不幹了,寧願回去當農民。”當什麼都沒有的時候,只有時間是自己的。他要讀書,他認為,“這比我吃這碗飯重要。”
  搬出蘆葦創作的電影劇本,個個都特別“硬朗”:《霸王別姬》《活著》《黃河謠》《秦頌》《紅櫻桃》《西夏路迢迢》《瘋狂的代價》等,還有新近創作的《白鹿原》和《狼圖騰》。
  一般人寫一部像《霸王別姬》這樣有分量、得國際大獎的作品,足夠吃一輩子了。可蘆葦打不住,隨後寫的《活著》又得國際大獎。到現在,編劇市場人才濟濟,老的少的有名的能幹的多了,偏偏電影《狼圖騰》又請他出山。這一部部讓人眼熱的作品,憑什麼好事總能輪到他?
  近日蘆葦攜帶他的新著《電影編劇的秘密》到北京電影學院簽售。在簽售現場,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發出感慨:“我在北京電影學院念研究生的時候,我們看到了他改編的《最後的瘋狂》,當時我們這些人都認為他就是我們的老師。但話說回來,他這樣一部接一部出有分量的作品,憑什麼呢?用粗話說,憑什麼總是他走狗屎運呢?”
  而這答案,在《電影編劇的秘密》里可以找到。複雜的經歷,旺盛的求知欲,讀書之龐雜,給了他最好的滋養。以過來人的身份,蘆葦認為:“好的編劇需要很好的文學功底。”
  最牽掛《白鹿原》
  故事場景 蘆葦創作電影劇本《白鹿原》,寫了7稿,前後歷時5年,然後將劇本交給了導演王全安。在開《白鹿原》電影劇本論證研討會時,蘆葦看到的卻是王全安的劇本。他翻了翻放在桌上的劇本,110多場戲,借用他寫的篇幅非常之少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王全安說:咱們聯合編劇吧。蘆葦說:還是你自己來吧。
  這是特別顯出性格、很有張力的一個場景,兩個人的性格在微妙的碰撞當中都見彩兒了:導演王全安料定了蘆葦因為太愛這部小說,太愛這個項目,心裡有強烈的願望要把它拍出來,因此肯定不會當場說什麼。蘆葦雖然知道他的劇本已經被扔掉了,也居然就當場什麼都不說。
  他心裡想,只要有人拍,拍好了,能夠把這個項目做成了,他就高興。
  當然後來王全安執導的《白鹿原》,並未如預期的那麼好。
  “《白鹿原》的改編劇本,是我編劇生涯裡面下功夫最多、耗費時間最長的一個,《霸王別姬》寫了2稿,《活著》寫了2稿,但是《白鹿原》寫了7稿,我對每一稿都不太滿意,對這個劇本精雕細琢。寫到最後一稿,感覺鬆了一口氣,我再沒有更多的話要說了。”
  《白鹿原》是蘆葦的一個情結,雖然他改編的劇本沒拍出來,但他寫的劇本就要出版了。“你可以買這本書,對照著小說看我的改編劇本,作為學術研究,就會一清二楚了。”他說。
  蘆葦自認為他以往改編比較成功的電影劇本,一個是《活著》,一個是《霸王別姬》。尤其是《霸王別姬》,後來因為電影在戛納國際電影節獲得大獎,小說原作者就根據電影改寫了小說。蘆葦說:“我見到的都是電影在改編小說,但是小說根據電影改編,只有《霸王別姬》,市面上已經沒有始初的小說了,但我家裡還有一本。”
  與《狼圖騰》的緣分
  故事場景 法國著名導演讓·雅克·阿諾接手中國電影《狼圖騰》的拍攝,他曾寫過一個大綱給蘆葦,都是從《狼圖騰》小說派生出來的。據說讓·阿諾自己養了17只狼。當寫劇本時,蘆葦有點困惑,問讓·阿諾:“我這個寫倒能寫,你怎麼拍啊?”因為影片里有一個大場面就是兩三百名牧民騎馬圍剿120多只狼。讓·阿諾跟他說了一句話:“親愛的蘆葦,只有你寫不出來的,沒有我拍不出來的。你覺得怎麼寫好就怎麼寫,你覺得應該怎麼寫你就怎麼寫。”
  蘆葦和讓·阿諾就見了3次面,前兩次談得很熱烈,電影的類型,電影的內容,開了5天的會。“讓·阿諾之所以找我,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知道我和小說的原作者薑戎是一個時代的人。《狼圖騰》故事發生的地方,像內蒙古的草原地帶,陝西的黃土高原,我都工作和生活過。”
  蘆葦當這個編劇具有自身的優勢,他是老三屆,對老三屆的服裝、老三屆的語言、老三屆的臺詞、老三屆的思想情感他非常瞭解,他肯定比一般不是老三屆的人寫得會好一些,會更貼切一些,會更瞭解他們一些。
  “讓·阿諾對我寫的戲,85%是非常滿意的,15%要再想一想。”蘆葦說:“跟他合作非常簡單,非常愉快,他的要求很明確。這部小說的改編太容易,技巧上如果沒有經驗的話一般會被玩暈了,看起來都很精彩,但是片子一拍會很長。”
  《狼圖騰》說的是中國當前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——自然環境惡化。據瞭解,由中影股份有限公司、北京紫禁城影業公司、北京鳳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等聯合出品,法國著名導演讓·雅克·阿諾執導,馮紹峰、竇驍等主演的華語史詩巨制《狼圖騰》,定檔今年的聖誕節檔期上映,並將在歐洲及北美上映。屆時一部具有“國際範兒”的大片就會誕生了。 □李彥  (原標題:蘆葦:好編劇需要很好的文學功底)
創作者介紹

寢飾

du17dupv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